南城

沉迷欧美,无法自拔

陈末,沉默

陈末是我。
我们曾经都有些梦想居住的地方。比如,在依旧有炊烟的村庄,山水亮丽得如同梦里的笑容,每条小路清秀得像一句诗歌。或者在矮檐翘瓦的小镇,清早老人拆下木门,傍晚河水倒映着灯笼。或者在海边架起的小木屋,白天浩瀚的蔚蓝,晚上欢腾的篝火,在柔滑的沙滩发呆。或者在阳光跳跃的草原,躺下自己就是一片湖。
陈末喝醉时,写过两句话:故事开头总是这样,适逢其会,猝不及防。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,花开两朵,天各一方。
原本你是想去找一个人的影子,在歌曲的间奏里,在无限的广阔里,在四季的缝隙里,在城市的黄昏里。结果脚印越来越远,河岸越来越近,然后看到,那些时刻在记忆中闪烁的影子,其实是自己的。
与其怀念,不如向往,与其向往,不如该放就放去远方。
难过的时候,去哪里天空都挂着泪水。
后来发现,因为这样,所以天空格外明亮。明亮到可以看见自己。
过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照顾好自己,爱自己才能爱好别人。如果你压抑,痛苦,忧伤,不自由,又怎么可能在心里腾出温暖的房间,让重要的人住在里面。如果一颗心千疮百孔,住在里面的人就会被雨水打湿。
陈末就是我自己。因为沉默。
因为我执意,因为我舍不得,因为看到太多绝望,所以反而看出了希望。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南城 | Powered by LOFTER